睡俩小时、泡面吃到吐,我封在工厂熬了38天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情感天地

肖娜没敢直接将小洋带回家,而是让他先在岳阳梓园酒楼住下,给他买了一套崭新西装。第一次穿上西装的刘小洋,格外潇洒,也格外腼腆。

  1

  在接到那个紧急求助的电话之前,我并没有意识到,武汉的疫情和远在江苏的我,有什么直接关联……

  我叫袁传伟,80后,江苏镇江人。从镇江冶金学校机械制造业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国有企业镇江船用柴油机厂。

  彼时,当地政府在船用柴油机厂的一个车间投入8800万元,引进丹麦先进的生产线,而我有幸参与试机工作。这对于原本就对机械制造感兴趣的我,意义重大,也因此为我今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  2018年,基于各方面原因,我从原单位独立出来,在苏州成立了自己的精密机械有限公司。

  开厂至今,公司虽小但事情繁琐,加班熬夜是常态。虽然妻子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按时吃饭睡觉,可直到成为老板后,才发觉凡事亲力亲为才踏实,作息规律是件奢侈的事。

  2020年1月21日,赶在年前将最后一笔订单完成后,我给厂里员工全部放了假,他们有的来自河南,有的来自福建,好不容易抢到回乡车票,加上人心惶惶的各种病毒消息,此刻大家都迫不及待回家过春节。

  我也不例外,一年忙到头就指望春节期间吃吃喝喝,好好休息养足精神,等着来年干场大生意。

  中午吃完饭,我一个人到厂里准备收尾的清洁工作,清理完毕便可关门回老家过年了。

  以往亚克力屑被吹得恣意舞动的车床,原本机器轰隆的CNC加工中心,此刻正安安静静地休息,厂房里微微散发着熟悉的机油味。

  我在厂里转悠了半天,看着成品台上整齐放置的计算器、木锤、透明亚克力盒很是欣慰。

  按照习俗,春节一定要以全新的面貌迎接新年,新形象也能给新的一年带来新的希望,此景此刻让我对未来充满期待和信心。

  下午13:55,我拍了CNC加工中心的短视频发到朋友圈,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帮助,继续做好质量与诚信,并宣告初八正常上班。

睡俩小时、泡面吃到吐,我封在工厂熬了38天

  袁传伟朋友圈截图

  一切忙完,切断电源关好门窗,晚上回到家,8个月大的孩子正是学走路的年龄,待在学步车里一刻闲不住,冲进厨房挨个抽拉柜门,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妻子正在收拾行李,我们准备春节回妻子娘家盐城过年。苏北老家冷,未来几日天气持续阴冷,孩子的衣物玩具不知不觉塞满两个行李箱。

  2

  1月24日除夕,收拾妥当后,我便开车带老婆孩子马不停蹄地往老家赶,孩子在车里咿咿呀呀,妻子温柔轻语陪伴,忙碌整年的疲惫被冲刷得一干二净。

  如今,公司发展态势趋于平稳,我在心里暗暗下决心,2020年一定少熬夜,家里老小指望我养,责任重大。我也即将迈向不惑之年,健康不得不摆在第一位。想到这,我不由地内心满足而笃定。

  过了苏通大桥一路向北畅通无阻,孩子在妻子怀里安静地睡觉。为缓解疲劳,我打开了车载广播,基本每个频道都在播报着新冠肺炎的最新情况。

  妻子叹了口气,满脸担忧,轻轻抱紧孩子在他额头亲了亲,我张张嘴不知说什么,车内的氛围不觉有些沉闷起来。

  人们对于这次病毒肆虐的后知后觉以及每年度的返工潮,管控新冠肺炎无疑变得艰难。

  我跟妻子商量着说,今年过年老实待家里,减少外出避免传染,家里有老人孩子,我们是家里的顶梁柱,可得注意安全。

  妻子面带微笑地点头应允。

  天擦黑,我们才成功到达盐城老家,远处稀稀拉拉响起鞭炮声。门刚打开,岳母急切的关心声先入耳:“可算回来了,一路上没和陌生人接触吧?新闻里一直播放病毒的事,哎,看样子挺严重的。”

  她左手拿着酒精瓶递过来,抬抬手,示意我们喷点酒精消毒。

  “妈,您不用操心了,一路上开自己的车马不停蹄往家赶,除了中途休息了下,其他时间都被堵路上了,没机会接触人。”妻子把孩子放在沙发上,边甩手臂边活动僵硬的脖子。

  岳父接过我手里的牛奶、白酒、保健品等年货,开心又略带责备道:“自家人回来过年不要带那么多年货,工作又忙还费这心干嘛?”岳母面带喜悦抱起孩子逗他玩,此番阖家团圆的景象略微缓解了我们心头紧绷的那根神经。

  一家人开开心心吃过年夜饭,围坐在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,这是我们每年除夕的必修课。喜气洋溢的晚会上,“武汉加油、武汉挺住”的诗朗诵,看哭了我们全家人。

  当晚,寥寥无几的鞭炮声预示着春节来临,朋友圈喜忧参半,有的不断转发疫情爆发的新闻,有的忙着网络拜年,提倡不见面就是公德心。

  晚上8点多,我也跟风发了朋友圈,感谢家人以及兄弟朋友给过我的帮助和关心,诚挚向大家拜年,企图用多一点的祥和喜庆之气暂时掩盖爪牙张扬的疫情。

睡俩小时、泡面吃到吐,我封在工厂熬了38天

  袁传伟微信拜年

  退出微信又翻出新闻,不由眉头紧锁,内心焦灼但又深感无力。

  我不断宽慰自己,待在家里照顾好家人,顾好小家不给大家添乱为善举。甚至,我还生出一丝侥幸,防疫期间在家的时间长点,等疫情结束再开工,晚几天对公司影响不大。

  直到1月26日大年初二的一个紧急求助电话,让我瞬间弹起,马上变得斗志昂扬:终于能尽份力与新型肺炎直接战斗了!

  3

  原来,无锡的合作伙伴接到湖北疾控中心和火神山医院的订单,急需一批医用过氧化氢消毒设备,而我的精密机械公司主要生产过氧化氢消毒器的零部件,需在2月12日前生产1000套设备发往湖北救援。

  1000套,数量委实不少!我赶紧行动了起来。

  随着疫情的蔓延,早在1月24日,江苏省就启动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,随后苏州也启动一级响应,不仅延长假期,也提出离苏人员不得提前返回苏州,企业不得早于2月8日复工。

  为了稳妥起见,我当即给返乡的工人打电话,可惜身在河南、福建的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,受到新型肺炎影响,他们那边均已封村禁止出入,何时解禁不得而知。

  我立马又跟原材料供应商联系,发现所需的原料、配件等厂商大多已放假,目前我公司的储备物料有限,根本不可能完成1000套订单。

  此时正是大年初二,见我焦急地打各种电话,岳父岳母听出我在商量工作的事,一遍遍问妻子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,疫情当头大家躲都来不及,要她劝我不差挣这点钱。

  我忙着联络人力物力,根本无暇与妻子细说,妻子也是听出了大概,告知岳父岳母应该是给湖北那边供应消毒设备,因为是救人的东西,估计当晚就得回去。

  “准备这么多年货没吃几口就要走了呀?这都马上封城了,你们回去没地方买菜可怎么办?要不我跟你们去搭把手?”岳母着急地说。

  “妈,厂里的事我们帮不上忙的,我在家带宝宝,你们二老也待家里别走动,老人抵抗力弱,还是别乱跑了。”妻子安抚道。

  彼时疫情已蔓延到全国大部分省市,“禁足”最合适不过,妻子一会说孩子小怕回去了不方便,一会又说她不回我一个人吃喝怎么办?我忙着联系合作伙伴,她也忙着跟父母想办法。

  考虑到人力、库存有限的情况下,我实事求是地接了200套订单,并当即回复合作伙伴:“我自己干!”并告诉妻子,我需要马上回苏州。

  “你在哪,我和儿子就在哪,放心吧,你冲在前方家里不用担心,我绝对保证后勤。”妻子笑嘻嘻地说,可眼里的担忧掩饰不住,我知道她怕给我负担,而此刻阻止我生产消毒设备又于心不忍。

  岳母建议把孩子留给他们带,让我们处理完工作后再接回去。可是宝宝出生后与妻子没分开过一天,8个月大的他认生得厉害,与岳父岳母相处几天也没热乎起来,留老家确实安全却万分不舍。

  最终,我们决定一家三口一起回苏州。

  岳父岳母劝了会妻子,她不为所动,岳父索性打开电视看新闻,发现报道的全是新型肺炎的事,赶紧拉着岳母一起看,自我安慰地说:“我们也别劝了,快收拾东西让他们赶紧回去,救人要紧。”

  老两口忙拖出两个买菜用的拖车,塞了满满当当的亲手炸的肉丸子、大白菜、腌肉咸鸡、手打年糕、粉丝……

  妻子抱着孩子在旁边阻止,却挡不住父母心,那是他们表达亲情的方式。

  最后,老两口送我们出门时还说:“要不明天再回,休息一夜有精神。”思忖半刻又忙说:“算了,湖北更需要你们,赶紧走吧,片刻都不好耽误,到家了多晚都要回个电话啊。”

  4

  冒着大雨,我连夜开车带着妻儿返回苏州。她说让我全力赶制设备零件,她来保障后勤。

  在车上,我才和妻子袒露心声,这一单得连续熬10多天通宵。妻子淡淡回道:“到饭点我给你送饭,别又饿得胃疼了。”

  从盐城到苏州并未封路,苏北到苏南一路鲜少有车。但为了家人安全,我开得较慢,以及不断暂停在服务区与合作伙伴商量物料对接工作,平时3小时的车程愣是走了7小时,凌晨1点才抵达苏州。

  望着妻子怀里熟睡的儿子,还有妻子忙着跟我赶路面容憔悴的样子,我心里有些酸楚,但想着这是为了更多人能够远离病毒的折磨,我又觉得心里充满了力量。

  天刚亮,我早早起床忙着整合资源。令人振奋的是,一家原材料厂商企业本在苏州,听到我要紧急赶制订单,供应商当天也从老家赶回苏州抓紧办理复工手续。

  相关部门收到我的申请复工资料,颇为重视,当天下午就批复同意复工。

  此刻争夺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关乎着武汉人民的健康和生命,唯有全力以赴才能减少无谓的牺牲。

  1月27日晚上,工厂灯火通明,偌大的厂区只有我一个身影,轰隆隆的快节奏的机械切割声让我高度紧张投入工作中,一个人的生产线正式启动!

  我庆幸成立了公司,才有了今日责无旁贷的使命。

  但另一方面,我有些担忧,时间短、任务重,即使在原料供应充足的情况下,一台过氧化氢消毒设备需要10多个零部件,而生产200套则需要在5名员工齐备的情况下,15天方可完成。

  此刻仅有我一个人,如何合理规划时间,让机器完美无缝衔接,非常考验经验和时间管理。

  但是,我做到了!

  完成一整套零部件,需要采购原料、编程、设备调试、准备刀具,再到加工、质检、送货,这诸多的程序与环节,在无人帮忙的情况下,我一人硬是给扛下了。

  自动切割设备、数控机床、机械臂等自动化设备齐上阵,一天24小时不停运转,我调试好参数,准备原料完成手工操作后,机器进入自动化切割模式。

  每套流程需20分钟的操作时间,在进入自动化切割的间隙,我会抓紧时间“美美”地睡一觉。关上CNC加工中心的门,我躺到办公室简易的沙发上眼一闭就睡着了,毫不夸张地说,那会给我个硬板子靠上去,都能秒睡。

  5

  疫情迅速蔓延,仿佛一夜之间弥漫了大半个中国,苏州已出现数例新型肺炎,小区开始进入半封闭状态,除了购买生活物资一律严禁外出。

  为了安全起见,我坚决不同意妻子再出来送餐。考虑到我来往工厂与小区可能存在感染风险,我也放弃了回家吃饭,干脆一个人吃住都在工厂。这样也正好节约了我每次进出小区被盘查、以及浪费在路上的时间。

  妻子担心我不按时吃饭犯胃病,只得每天发很多信息提醒我多吃饭多睡觉。

  我每天仅有2小时的休息时间,一堆事情需要处理,已经顾不上那么多千叮咛万嘱咐,甚至都没空回复她的消息。

  机器操作完、报警器响起时,提前调好的闹钟也会准时响起。我立马睁眼,几乎弹跳着蹦下沙发,头脑异常清醒,再继续准备下一套,可谓分毫不差地切换睡眠与工作模式。

  每日24小时,周而复始。

  得空的间隙,我会赶紧对接原料商、采买生产物资、严格质检,丝毫不因时间紧迫而放低品质要求。

  有几次因为忙碌到深夜,胃饿得火辣辣地疼,才想起一天几乎没进食,这才赶紧泡点方便面充饥。妻子老说我吃饭快、容易伤脾胃,但此刻我庆幸三两口就吞完了方便面。

  方便面和饼干是妻子从网上买了快递送过来的,特殊时期已经点不到外卖,连着吃了一周方便面后,闻到那味就恶心。

  我怕身体扛不住,期间赶回家吃了顿热乎饭,洗了5分钟澡,提着一包胃药和方便面、糖分甜腻的零食,再次赶回工厂。

  当我每天看到触目惊心的数据后,愈发火急火燎,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赶制设备。

  为节约等待时间,与无锡的合作伙伴协商后,我们实行了争分夺秒动态化交货。每生产出一部分零配件,我就开车去无锡送货,无锡的合作伙伴组装完立马发往湖北疾控中心和火神山医院。

  当时各高速卡口实行交通管制,禁止外地车辆进出,除非情况特殊。时间是与疫情赛跑的资本,为了节约盘查验货的时间,苏州望亭镇华阳村村委为我开通了运输通行证。

  以往车水马龙的高速公路和各卡口,在这个特殊时期安静得让人心慌,各卡口的工作人员也都全副武装地开始了更严格的检查,听闻我是为火神山医院赶制消毒设备,大家都自发地说着“武汉加油”,让我热泪盈眶。

  一位执勤的民警掏出一个未拆封的口罩,让我换下戴得发黑的口罩,并嘱咐我注意安全。车子开远后,我从后视镜看到他面向我前进的方向一动不动站了很久,直到不见他身影。

  从苏州到无锡单趟1小时40分钟,每天送货一趟,我也不清楚自己每天最多2小时的休息时间,哪来那么旺盛的精力,当时就想着,挺过去就好了!

  相比身处水深火热的医务人员和病患而言,我每坚持一秒就是为他们多送去一份希望。

睡俩小时、泡面吃到吐,我封在工厂熬了38天

  采访记录

  有次送货的路上,车内密闭闷得我心慌发虚,赶紧摸出巧克力猛咬几口,猛灌几口保温杯里的凉水,又开窗透气才缓解了不适。

  每每身体疲乏至极,我就用凉水洗脸叫醒自己,脑海中想到湖北的同胞们饱受担忧和折磨,我就像打了鸡血般热血沸腾。

  期间,苏州确诊新型肺炎人数已上升至两位数,网络上不少负面消息,令人压抑而心痛。

  终于马不停蹄地熬过了16天,顺利在交货期内完成200套订单,无锡合作伙伴马上组装完最后一批,即刻发往湖北。

  这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和鼓励,也刷新了我对自己身体的认知,原来极限之下人的潜能是会被无限挖掘的。

  虽然紧急订单完成了,但我又毫不犹豫地再接了210套生产任务,这是与死神较量的资本。

  6

  2月初,望亭镇政府部门找到我,希望我拍个宣传片,在望亭镇进行区域播放,安抚下大家焦灼的情绪,避免制造恐慌,让更多的人知道当疫情张开血盆大口时,有更多默默无闻的螺丝钉正在彻夜加班赶制防疫物资。

  我满口答应了。没成想,我的短片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,妻子通过微信给我留言我才得知,自己一夜之间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。

  随着我的故事被央视《焦点访谈》《第一时间》《朝闻天下》等主流媒体报道30余次,受到广大网友热捧,很多志愿者感动于我做出的不懈努力,辗转联系上我,特意说义务帮忙,只要能贡献一丝力量也是荣幸。

  大家的热情、善意,我能理解,考虑到非专业人员只能做一些简单的操作,而这方面并不需要太多人手,人多反倒会增加内部防疫的压力,大部分人都被我婉拒了。

  我只要了3名志愿者相助,他们是居住在公司附近的村民,接触过机械相关作业,给他们简单培训后立马上手,确实缓解了我不少压力。

  至少,我有足够的时间等着泡面泡开,有时间等着八宝粥放热水里捂热时吃,甚至抽出几分钟站在阳光底下闭着眼懒洋洋伸懒腰,或者小憩几分钟,再或和大家开玩笑调剂下紧张疲劳的气氛。

  零配件切割完需手工小幅修边,稍微不小心会划破手指,急不得快不得,需要足够耐心、细致方能保证质量,而志愿者培训一次就能熟练上手。

  切割零配件时,根据原材料材质已高速喷水亦或喷油除屑、除尘,但包装时仍需一步吹尘操作,志愿者戴上手套检查以防留下指纹,挨个检查一圈无杂质、瑕疵后,才可用一次性薄膜包装入箱。

  而纯手工操作包括质检、贴标签、封箱、上货、卸货等,看起来零零散散的小事做起来却耗时耗力,光是反复搬运亚克力、钢板、螺丝钉、工具等原材料,上卸货忙一整天准腰酸背痛,但是大家从未抱怨,依然争分夺秒埋头苦干。

  我从原先一个人吃泡面到现在几个人吃泡面,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幸福

  有了他们得力协助,空出的时间我得以根据客户要求,马上着手研制更新型的消毒器样机,一旦新机型通过测试,就可以批量生产,更好地为抗疫服务。

  这个期间,我接到了很多的采访需求,因为太忙我基本都婉拒了,也觉得自己做的只是很平常的事情。

  我只是平凡人中一颗小小的螺丝钉,努力本分做着本该做的事,如果非要往深了说,那就是责任心吧。

  中国遇到大问题时,像我这样的人其实很多很多。

  疫情之下,每个人都尽着本分做着微不足道的分内事,没有那么伟大也没有那么渺小。而正是这种本分实诚的态度,才能细水长流,不卑不亢地活在当下。

<!--

睡俩小时、泡面吃到吐,我封在工厂熬了38天

-->